• 郑德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提出的重大战略意义
  • 作者:郑德荣  编辑:温州医学院社科部  来源:   浏览:778   时间:2010年07月10日
  •          郑德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提出的重大战略意义

     

    人民网北京6月17日讯 为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研究,结合纪念建党85周年,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论坛今天上午在北京举行,来自首都和有关兄弟省市的专家学者在北京聚集一堂,共同交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研究成果。

      以下是东北师范大学毛泽东思想研究所所长郑德荣教授发言全文:

      我们都知道,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思想内容来说,确实是思想深邃,内容丰富,是我们党领导中国革命正反两方面经验的深刻总结,是从党内教条主义进程中形成的。因此它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和深远的意义。我准备分三个问题讲:

      第一个问题,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的形成。

      形成是有一个过程,从反对教条主义斗争中逐步形成的,我想可以大致分为三个步骤。

      首先反对本本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提出的思想先导。人们知道,我们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之日起就坚定不移地以马克思主义为核心,因此在党的思想理论建设上,主要的不是要不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而是如何认识对待马克思主义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从党内曾经出现过两种态度、两种方法,一种是教条主义,一种是理论结合实际。

      教条主义有左的,也有右的,战争时期主要是左的。大革命失败以后,在共产国际的领导和控制下面,在纠正右倾帝国主义的同时,党的领导机构又出现了“左”倾。1930年初毛泽东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战略和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勇气,率先吹响了反对本本主义的号角,同“左”倾的教条主义展开了斗争。

      毛泽东尖锐地批评了唯书、唯上的思想,首次划清了坚持马克思主义与教条主义的界限,明确指出:“马克思主义的本本是要学习的,但是必须同我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在我们党的历史上,首次划清了坚持马克思主义和反对教条主义的界限,并且有针对性的提出了富有哲理的两句话,一个是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一个是中国革命斗争的胜利,要靠中国同志了解中国的情况。这些话都是有针对性的,闪烁着要从中国实际出发,理论和实际相结合和坚持独立自主的思想光辉。这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正确认识和对待马克思主义最先崛起,当然在此之前,党的一些领导人也有过一些思想闪光。

      这也是对于教条主义和国际指挥中心的首次挑战,为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革命指明了方向。

      其次奠定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哲学基础。在抗战爆发的前夕,我们国家我们民族,面临着严重的危亡关头,当时在中国共产党面前有两个重大历史课题,必须给予回答,一是如何组织以国共合作的抗战路线,一个是在敌我悬殊的情况下使用什么方针打败日本侵略者,从理论上就是正确处理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的关系,从军事上看,就是处理军事方针和战略战术的关系。马克思主义本本没有现实答案可寻。

      总结中国革命战争的历史经验,符合中国的实际理论原则,制定新的路线和政策,毛泽东为了从思想根源上批评与客观实际相割裂的主主观主义,特别是教条主义,突出了强调了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的关系,强调具体事物,具体分析,这就为我们党的思想路线做出了哲学论证,同时也为从哲学上,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表明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认识达到了完全自觉的高度。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正式提出,这一命题是毛泽东在1938年9月11日召开的中共六届六中全会《论新阶段》的报告中正式明确提出的。

      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时起,党的领导人看到了在中国具体国情条件下应用马克思主义的特殊性。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的提出有其内在必要性,这一方面是由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的决定的,另一方面是从中国特殊国情出发,进行国家斗争的需要,抗日战争的重大转折提出一系列新的重要问题需要迫切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以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来指导,这个命题在抗日战争历史转折关头明确提出来的,有其客观的可能性。

      毛泽东到延安以后,有了相对安全稳定的环境,开始静下心里来大量阅读马克思主义的哲学、经济学、社会发展史、政治、军事、文化艺术等方面书籍,撰写了大量的哲学、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艺术等方面文章,对马克思主义必须实现中国化和民族化的问题认识不断深入,刚刚从莫斯科回国的王稼祥在1938年9月14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传达了共产国际的指示和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书记季米特洛夫的意见,明确指出中共一年来建立了抗日统一战线,尤其是朱、毛等领导了八路军执行了党的新政策,国际认为中共合作路线是正确的,中共在复杂的环境及困难条件下真正运用了马列主义。

      强调在领导机关中要在毛泽东为首的领导下解决问题,领导机关中要有亲密团结的空气。委婉地表达了王稼祥动身回国前夕季米特洛夫同其谈话的中心思想,即应该承认毛泽东同志是中国革命实际斗争中产生出来的领袖,告诉王明不要争了。这一明确指示和意见,既充分肯定了中共中央路线的正确性,又肯定了毛泽东在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说明毛泽东在党内的地位得到了共产国际最高领导人的承认和信服。

      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的内涵。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要求必须从中国的特殊国情实际出发,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它的立场、观点、方法,总结中国革命的独创性经验,同时批判地吸收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概括出符合中国实际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原则,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也就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民族化,它的实质是中国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创新,理论创新的成果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用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革命建设的真谛。

      第一、坚定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立场、观点、方法,把他们作为行动的指南,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前提和方向保证。人们清楚,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首先是坚持马克思主义,这是区别于教条主义或修正主义,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坚持基本立场、观点、方法既不是丢掉老祖宗,又不是照抄精典著作的每个词句。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才能发展马克思主义,这是一脉相承的,离开这个基本的前提,任何理论成果都不能称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果。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次历史飞跃的伟大成果,从大的理论范畴来讲,系属马克思主义体系,即共产党主义体系范畴。

      第二从中国实际国情出发,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应用于中国具体的环境,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使之在其表现中代表有必要的中国的特性。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客观依据。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毛泽东说过,中国社会的性质就是中国的特殊国情,这是中国一切革命问题基本的出发点。

      第三认真地吸取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的经验教训,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践基础。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的革命斗争,任务异常艰巨,经历了复杂的曲折奋斗历程,积累了丰富的独创性斗争经验,包括血的教训。这对一个领导革命的政党说来是至关重要的精神财富,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践基础。而教条主义者却无视这些宝贵的经验教训,只注重从本本出发。反对教条主义,成为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一个重要的历史证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重视和不断总结革命历史经验当中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意愿。

    第四批判地继承中国的历史遗产,赋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作风和中国气派,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文化底蕴。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予总结和继承这样一份宝贵的遗产,毛泽东说。这对于指导当前的运动是有重要的帮助的。

      他在坚持运用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革命过程中,善于吸取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使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既广泛涉猎中国古籍,精通中国历史文化,又广泛阅览近代维新派、资产阶级革命等名著。

      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形成和提出的意义。

      第一、命题的提出在中国共产党思想理论建设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理论在一个国家的实现程度,总是决定于理论满足这个国家的需要的程度。产生于西方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之所以能够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族人民进行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砸乱旧世界、创造新世界的强大思想武器,并获得伟大的成功,其根本原因乃是由于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了。

      正如毛泽东所指出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来到中国之所以发生这样大的作用,是因为中国的社会条件有了这种需要,是因为中国人民革命的实践发生了联系,是因为被中国人民所掌握。我们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必然性的认识曾经历了一次漫长的而曲折的历程,在前进与倒退,胜利与失败的分歧和斗争中,以血的代价换取了由不自觉到自觉,由少数人到多数人的逐步性,而后取得全党的共识。

      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的真谛在于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不断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不断总结出新鲜经验,并将其上升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高度,从而用中国革命和建设的经验来丰富和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也就是毛泽东提出的使中国革命丰富的实际马克思主义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现了二次历史性飞跃,产生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三大理论成果,既与马克思主义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因此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的指导,就要正确认识、理解和坚持三大理论为指导。

      第二命题提出促使中共产党人不断进行理论创新,永葆党的先进性,不断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能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要结合中国的实际,包括党领导的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际。我们党的历史发展也证明了这一点。每当重大历史转阶段都是由于不断地推进到理论创新,用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指导推动历史前进的。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进程,坚持理论创新,既是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的根本要求,也是永葆党的先进性和提高党的领导能力和执政能力的必须。

      特别是在当前新的形势下,我国正处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发展时期,新的情况,新的问题,更加要求用发展观的马克思主义来指导,特别是我们当前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为统领,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和创新型社会。

      第三命题的提出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和国际共运史上突破性的论断和崭新的课题,为马列主义基本原理赋予了新的生命力。人们知道,马克思主义是国际主义,是指导世界革命的普遍性真理,在毛泽东之前从没有人说过“某国化”的问题,命题的提出为马列主义基本原理赋予时代精神和新的生命力,为各个国家用马克思主义指导民族革命,使马克思列宁主义与本国实际相结合,确定革命道路提供重要的、普遍意义上的历史经验。

      马克思主义诞生后的一个半世纪以来,总是鼓励着各国共产主义者在自己的时代和自己国家中发扬独创精神,不断地创造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新局面。马克思指出,正确的理论必须结合具体情况并根据现存条件加以阐明和发挥,并明确告诫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为了能够进行斗争,工人阶级必须在国内作为阶级组织起来,而且它的直接的斗争舞台就是本国。

      列宁在批判第二国际的机会主义路线时明确指出,只要各个民族之间,各个国家之间的民族差别和国家差别还存在,各国共产主义工人运动国际策略的统一,就不是要求消除多样性,消灭民族差别,而是要求运用共产党人的基本原则时,把这些原则在某些细节上正确地加以改变,使之正确地适应于民族的和民族国家的差别,针对这些差别正确地加以运用。

      我的发言就到这里,不得当的请各位批评。 

CopyRight ©  2014-2018   版权所有:温州医科大学社会科学教学部    地址:温州市茶山高教园区温州医科大学同仁楼三楼   
办公电话 0577-86689920 传真 0577-86689920  技术支持:麦拓科技